柚子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柚子小说 > 漂亮男孩的非典型攻略计划(NPH) > 15.高岭之花?

15.高岭之花?

15.gao岭之花?

        第二天,余舒起床后,发现苏启早就离开了。

        每天五dian半雷打不动的早训,苏启从未缺席过,即使前一天晚上才被余舒用手指搞到gaochaopenjing1。

        苏启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母亲是财阀家的大小jie,为了追ai不顾家人反对执意和他的父亲结婚,又是一段烂俗到极致的狗血aiqing故事。苏启的父亲当时是国家队红极一时的排球队员,后来因为一场车祸离开了人世,当时的苏启才五岁。之后,他的母亲一度抑郁,后移居欧洲休养,现在也早已有了新的家庭。

        苏启虽说也算是一场真ai诞xia的结晶,但也仅是如此罢了。五岁的小孩早熟,又一直被爷爷带大,一直被灌输“男儿有泪不轻弹”这种ying汉式教育,xing格越发沉闷寡言。

        直到九岁的时候,苏启在家附近的ti育馆见到了一同来上排球课的余舒,才第一次gan受到,原来一个人的xing格也可以那么恣意鲜活,明明张扬得要命,却让人怎么都讨厌不起来,反而更想去亲近和追随。

        那时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喜huan上这个人,喜huan了整整七年。

        拖着疲惫的shenti,余舒先是去厨房的蒸箱里挑了两个看着顺yan的杂粮黏玉米,踩着拖鞋踢踢踏踏开始到chu1找保鲜膜――包玉米。

        今天早晨,她可是想要给程席留个好印象:re气腾腾的新鲜大玉米。也不是无事献殷勤,毕竟任务二能否圆满完成,就全靠他了。

        余舒换上一件浅蓝se的shui洗衬衫,外面套了一shengan1练的斜开襟西装小外套,xiashen同se系阔tuiku。卡着七dian的表,迎着冷风,她收紧手中的两gen“制胜法宝”,随着人liu被推上了车。

        早gao峰的公交车挤满了学生和上班族,唯一的共通dian,大概是每个人都一副昏昏yu睡的样zi。余舒也不例外。

        如果不是为了zuo任务,她才懒得起那么早来赶公交,去和一个对她没什么兴趣的人“偶遇”。脑海里又浮现chu程席一脸防备的紧张模样,真是吃力不讨好。

        “――”

        “xia一站:青檀站”

        余舒收起疲惫,微微扬起tou,指尖随意梳理了几xia垂到耳边的发丝,全神贯注地盯着公交车前门的开闸chu1。

        七dian一刻,那个人chu现了。

        本就白皙的肤se在阳光xia隐隐发光,gaoting的鼻梁和修长的眉mao勾勒chu他的面容,一如既往的漂亮脸dan。

        程席一上车,便gan受到了前方那dao炽re的目光。他没有回tou,一直走到最后一排的角落,找了个靠窗的座位,低tou坐xia,生人勿近的气场很是明显。

        自他上车后,已经有好几daore烈的视线,蠢蠢yu动地扫向程席。余舒不能再坐视不动了。

        女孩紧了紧西装外套,将手指chajinkou袋,目不转睛地抬tui走向程席。

        侧脸被一阵nuan意chu2到,散发着玉米的清香。男孩明显惊了一xia,抬tou望向来人,乌黑的瞳孔中透着丝不易察觉的脆弱。

        余舒笑笑,温声dao:“吃吧,特意给你带的。”

        话毕,也不看他,女孩自顾自拉开书包外夹层,拿chu一盒香草糖,左手慢悠悠旋着盖zi,弯肘倒chu一颗在手心,顺势sai到男孩微张的嘴巴里。

        一套动作行云liushui,好像已经zuo过无数次的样zi,让外人不禁gan叹真是赏心悦目的一对小qing侣。

        程席沉沉的盯着她,乌黑的眸zi里没有一丝qing绪。不过,白se衬衫xia微颤的肩膀暴lou了他此刻的心qing。

        余舒淡然回望,两人对峙僵持了几秒钟。程席先败xia阵来,叹了kou气,shenti向斜后方倾,脸朝窗外望去,不再看她。

        余舒向后舒展了几xia肩膀,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挂着浅浅的笑。

        他对她开始…纵容了。

        对她有了纵容之心的gao岭之花,不过是纸老虎。看来程席…对她的ganqing,也没有表现chu来的这样冷漠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