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柚子小说 > 瑜水之欢 > 番外五 降温

番外五 降温

深秋已至,冬季即将来临。

        ru秋后,狄兆便发觉江瑜总是手脚冰凉,就连晚上睡觉时也很难nuan和起来,好在秋季温度不至于太低,倒不觉得有多冷。

        这是江瑜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个冬天,她还没有过冬的衣wu,于是两人趁着降温前夕,上街采购今后御寒所需的衣wu和各类用品。

        他们挑挑拣拣,大多是为江瑜在看,狄兆自然是不缺的。可江瑜哪会光顾着自己,嚷嚷着也要给他买。

        狄兆几乎事事都顺着江瑜,她开心最重要。而江瑜只是认定,他们zuo什么事qing都要一起罢了。

        结果一路xia来,大包小包都快提不xia。虽然胳膊酸疼,但江瑜依旧笑容满面,买买买什么的,果然在哪儿都很快乐!

        一夜之间,温度骤降,不知不觉就已ru冬。

        狄兆正在为两人更换床品,他忙碌的shen影映照在江瑜的yan眸之中。她最近总是回忆起前尘往事,自从和狄兆生活在一起,她懒了不止一星半dian。

        江瑜可不是什么大hu人家的千金小jie,十指不沾阳chunshui,她的原shen或许是,但她不是,洗衣zuo饭这些家务,她小时候常gan1。

        而如今这一切都有狄兆代劳。刚开始江瑜还自己gan1些活,可每次狄兆看她zuo家务的样zi,一gu莫名的违和gan油然而生。

        狄兆观赏过她的字迹,秀丽、工整、大气。这双手,应该用来读书写字,而不是浸到冷shui中红得发zhong。

        江瑜花了些时日,才心安理得地坐享其成。既然接受了他的好,江瑜就不会让自己gan到愧疚或是亏欠。

        如今神使的工作不多,两人忙完便在家赋闲。日照时间愈发短暂,室nei挡风遮雨,江瑜躲懒,自是喜huan窝在家里。

        她最讨厌冬天,因为这代表冰冷刺骨的风,没完没了的冻疮,僵ying的手指和四肢。起床穿衣,洗澡脱衣,都像是一场又一场的酷刑。

        在这儿生活的每时每刻,都让江瑜止不住和以前zuo着对比。山里一年四季都有温泉shui,省去了许多麻烦。有狄兆在,不知这个冬天会过得怎么样……

        晚上睡觉时,江瑜率先洗漱完钻jin被窝。此时厚重的棉被像一层冰膜一样覆盖着她,gan觉比睡觉前还冷。

        江瑜忍不住向狄兆撒jiaodao:“哥哥倒是享福,有我来nuan被窝。”

        明明是她想早dian躺上床,怎么还反过来赖在他tou上了?

        狄兆没有反驳,既然她要nuan被窝,那就让她nuan去吧。他没有同江瑜一起躺xia,故意磨蹭着,有心晾一晾她。

        可谁知到tou来,他要为此任xing的行为付chu不小的代价——江瑜不gao兴了。

        她怎么睡也睡不nuan,an照往常的经验,她实在困极,就这么睡过去,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四肢和被窝才会nuan透,可那时偏要起床了。

        江瑜左等右等,狄兆就是不来。她实在受不了,打算xia床去灌两个汤婆zi给自己,她正准备起shen,狄兆这时却终于慢悠悠地收拾好,伸手摸jin被窝。

        明明江瑜躺xia有一会儿了,被zi里还是一dian不nuan。狄兆有种不好的预gan,他从她shen后将她整个人裹jin怀里,去探她的手脚,那gan觉跟chu2冰似的。

        狄兆看不到江瑜的表qing,她全程没有任何肢ti回应。气氛有些僵ying,他试着开kou询问,语气轻柔:“冷怎么不说?”

        狄兆用手掌摩挲着江瑜的手背,试图捂re她的shenti,结果却被她的手臂使劲甩开。

        江瑜一言不发,没有回答狄兆的提问。

        她很少生这么大气,狄兆觉得天都要塌xia来了,江瑜可以无理取闹,可以哭闹打骂,斥责他的cu心,嗔怪他的无qing,说他不关心她的死活,但像现在这样一个yan神也不给、一句话也不说,动作上除了抗拒就再没什么,如同对待那些无关人员一样冷漠疏远,是让他最害怕的。

        狄兆被她推开也不恼,只搂她更紧,嘴上连忙dao歉:“对不起,是哥哥错了,瑜儿别生气,千万别不理哥哥。”

        江瑜听他认错,没忍住哭了起来。她还是zuo不到chong辱不惊,他对她太好了,会关心她冷nuan,会心疼她受苦,会为他自己的照顾不周而自责。

        江瑜其实早就没生气了,只是拉不xia脸来,戏gan1脆zuo全套。她挣脱chu狄兆的怀抱,走xia床去开柜zi。

        狄兆焦急地跟在她shen后,问:“怎么了?”

        江瑜哭诉dao:“哥哥不想和我睡,那我便自己一个人睡!反正怎样都是睡,我还嫌哥哥晚上挤我呢!”

        她还真往衣柜中翻找chu被褥,装模作样地往一边的长椅上铺。狄兆见她终于肯说话,明白这是在给他台阶xia。他不清楚江瑜哭泣的真实原因,以为是刚才被他气的。

        dao歉无济于事,ruan的不行那就来ying的,总不能真让她一个人睡吧。狄兆上前钳制住她,不许她再乱动,他明白江瑜只是发脾气说气话而已,便贴近她的耳边低语:“从前怎么没听瑜儿抱怨过挤,你要是早说,就换个大dian的床。”

        江瑜逮住他话里的漏dong就开始钻niu角尖:“哥哥烦我,不用找那么多借kou,还推到我shen上来。”

        yu加之罪,何患无辞。面对江瑜的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蜜汁樱桃 (产nai 校园 NPH) 借种(出轨 高H)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调教SM)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逆n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