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柚子小说 > 纯rou文luan炖无清水 > 局长的妻子和女儿

局长的妻子和女儿

的,任梦上打消了这个念,她一向很重小林,从不把这个和女儿同龄的小伙当外人看待,所以她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老实巴交的小林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也许小林也被歹徒挟持了,可是,一小时前接到的小林的电话又怎么解释呢?想到这里,任梦不禁惊冷汗。

        任梦正满腹疑惑、茫然不知所措时,一个熟悉的现在她面前,正是她一向信赖的小林。小林一改往日对任梦的恭敬,似笑非笑地对任梦说:“迎任总,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吧?”小林的现证实了任梦的担心,任梦柳眉倒竖、杏圆睁怒视着前这个卑鄙小人,她手指小林颤声说:“你,你,我平时对你不薄,你怎么会……”小林没等她说完就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我知你对我很好,可是,你大概知王仁这个人吧?”“王仁?”任梦一惊,“对,王仁,你知他是我什么人吗?”小林看见任梦正疑惑地看着他,语气变得阴沉:“他是我舅舅,就是因为你丈夫把我舅舅送了监狱,否则我舅妈也不会死,为了报仇,我煞费苦心地讨好你,努力工作才得到你的信任而留在你的边,今天到了该算帐的时候了。”说最后几乎是咬牙切齿了。任梦如同五雷轰一般险些跌倒在地上,她没想到边最信任的人竟是王仁的外甥,一只会吃人的狼,心底不由得涌上一凉气。“你女儿就在里面,去吧。”任梦两有些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跟着小林来到屋里。

        王仁哈哈一笑,来到任梦面前,王仁觉一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她上散发阵阵清新的幽香使王仁心中一。王仁淫笑着抬起她优颚,任梦把一扭摆脱他的手骂:“卑鄙!!!”

        虽然对王仁的险恶用心心里有所准备,但是还是没有想到王仁会说的这么直接和,任梦压怒火,尽量使自己平静来,可是声音还是微微有些颤抖,她手指王仁紧咬银牙:“你,你妄想!”这时王大和黑手走过来,紧紧抓住她的双臂架到王仁面前,任梦拼命挣扎,叫骂,同时她惊恐地看见小林手里竟拿着相机,正准备记录这即将发生的悲剧。

        王仁看见时机已到,在后面紧紧搂住她丰满的躯,双手伸宝石蓝套装里,隔着乳罩握住她两只丰满柔的乳房肆无忌惮地搓起来,任梦一阵颤抖,此时的她大脑一片空白,乳房被得生疼,却不敢抵抗,只有痛苦地扭动着躯。

        刚一屋,一烟臭扑面而来,她不禁秀眉一皱。任梦一就看见被绑着手脚缩在床上的女儿周璐,“璐璐”她叫着女儿的名字刚要扑过去,一个黑大汉挡在她面前,周璐也看见了任梦,她叫了一声“妈妈”委屈的泪顺着白皙的脸颊来,由于手脚被绑无法动弹。这时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任女士,你很准时啊,我知你会来的。”任梦这才看见难得一见的好贴 佩服上坐着一个淫亵的老,另外屋里还有3 个陌生的男人,她倒退几步,粉面霜,冷冷说:“你想要什么?要钱我可以给你,我不会报警,希望你能放了我女儿!”王仁“嘿嘿”一笑:“钱?我会有的,有你们还怕没有钱?今天请你们来就是要和你个交易。”王仁站起来:“我是拜你丈夫所赐,在监狱十年,你知我是怎么过的吗?他妈的了十年和尚,打了十年飞机,而你丈夫倒好有你这样漂亮的老婆天天快活,我的要求不,就是用他老婆和女儿的作为我十年没有过女人的补偿,时间嘛,不必太长,就你们5 年吧。”任梦嗡的一声,悄脸一涨得通红,她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黑手答应一声扑向床上的周璐,他双手抓住周璐裙的领,左右用力一分,随着周璐的一声哭叫,一片雪白的酥,洁白的丝花边乳罩紧紧包裹着尖的乳房,雪白的乳沟清晰可见。黑手又抓住她的乳罩作势拉,“不!不要!求求你不要,放开她!!”任梦哀叫着扑过去,却被王大紧紧拉住,黑手见状

        松开周璐,周璐抱哭倒在床上。

        王仁边亲吻她雪白的粉颈边息地说:“这就对了,只要你听话让我,我会对你们温柔的。”说着解开她的洋装扣洁白的乳罩和一截雪白的酥,一只手顺着她深深的乳沟伸她的乳罩里,抓住她一只柔的丰乳慢慢地搓着,并不时地的乳。任梦一阵阵发冷,浑无力,她哀怨一双妙目

        王仁手一摊自嘲地说:“你好象不太明白你现在的境,你最好听话,如果4 个男人都很暴的话,你能受得了,恐怕你的女儿受不了吧?”任梦心里一寒,王仁趁机住她浑圆的香肩,手很自然地落在她起伏的耸的酥上,任梦的电一般,她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挣脱王大和黑手,抬手就给王仁一个耳光,打得王仁一楞,任梦上后悔了。王仁“啪啪”回敬了任梦两记耳光,打得任梦一个趔趄,冒金星,王仁咬牙骂:“臭婊,不识抬举,敢打我?先那个小娘们扒光。”

【1】【2】【3】【4】【5】【6】【7】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蜜汁樱桃 (产nai 校园 NPH) 借种(出轨 高H)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调教SM)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逆n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