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柚子小说 > 纯rou文luan炖无清水 > 成为哥哥xing欲发泄的俘虏

成为哥哥xing欲发泄的俘虏

从我小学生的时候开始,我就很讨厌我二tui之间的那个神秘地带。湿run的地

        带有看起来皱折不堪的二片肉bi,尤其是那令人生厌的红se,在在的都显示了令

        人厌恶的gan觉。

        虽然那是shenti最神秘的一bu份,可是我还是不能忍受,它那污秽的gan觉?当

        没外人在旁边时,我常将大tui张开,那时就会闻到一gu令人作恶的气味冲鼻而来,

        真是令人憎恶。这也是我为何讨厌的原因之一。

        即使上完厕所后,也将残留的小便ca乾之后,这个地方仍然是湿run的。所以

        就聚集了汗shui、污垢等,也就是说它老是会散发chu一gu猥亵的臭味。

        只要一闻到这个臭味,就会产生一种无法忍耐的不乾净的gan觉。

        虽然它的样zi很难看,但是我还是败在自wei的快gan中。每一次我都发誓这是

        最后一次的自wei,但最后我都禁不住的自己违了誓言。

        而且如此一来,我更憎恨它使我无法抗拒它那如恶般的引诱—不停的自wei。

        有的时候我会在洗澡前或洗完后,看着自己一丝不的胴ti。我直直的站立着,

        将二tui紧紧的合在起来并xi气把腹bu缩起,这时神秘地带完全被隐藏了起来,我

        就这样的陶醉在自我的欣赏中,从tou到脚直直的ting立,是很迷人的。

        总觉得此时的我是条mei人鱼,可是一看到自己那张不怎么好看的脸时,心qing

        也随着降到了谷底。

        「这那是mei人鱼,gen本就是杂鱼。」

        忘了是那本书上写的,男人的xingqi—只要看它一yan就会冲动的不可忍耐。如

        果再被他「gan1」的话,更是令人一辈zi都需要它。

        但是全家共浴的时候,我看过爸爸的xingqi,像xie了气的降落伞一样的挂着,

        说什么也不能让我兴奋起来。

        从我懂事以来,我一直无法忍受自己的神秘地带的丑陋样zi,我是真的打心

        里厌恶它。只是没想到不经意的碰到它时,还会令人兴奋。

        我曾经对自己的神秘地带zuo一些奇怪的事。例如有一次我拿了红se的麦克笔

        将它涂成大红se,结果还因这些红se渗透到neiku上而nong脏了kuzi,被妈妈大骂了

        一顿呢!

        像这样幼稚的行为,不只让我觉得心中在起伏,而且让我兴奋极了,心脏tiao

        个不停,xia面的dong里也liuchu了粘ye,那种快gan,真是shuang的笔墨难以形容。

        又有的时候,我用梳zi的尖柄charu女人最神秘且mingan的dong中,我qiang忍着痛,

        将它charu更里面的地方并不停的chou动着。

        一会儿,chouchu尖柄后,会有血滴自dongxue里liuchu来,这种qing形,更让我兴奋的

        直chuan气,久久不能自己。

        虽然我是惩罚我所憎恶的神秘地带而自nue,可是这种因自nue而产生的兴奋却

        不可否认,也是一种颇ju神秘xing的快乐。

        然而为何我会有这种极端矛盾的xing格,我自己也不知所以。

        现在同时跟二个男人有xing关系,虽然他们带给我的,只有xing的快乐,可是我

        却利用他们来zuo些我自己无法zuo的动作,以惩罚我的神秘地带。

        对於我这种奇怪的xing癖以及同时跟二个男人有肉ti关系的事,父母亲当然不

        知dao,当然我也掩饰的很好。

        即使是从学校回家,我也不经过父母亲住的那一间,而直接jinru另外一栋的

        二楼自己的房间去。

        那天晚上大约十一dian多时,我那二位xing伴侣,清尺君与西田君,悄悄的来到

        二楼我的房间。

        其实是因为今天白天时,从学校回家的路上我去了趟西田君的公寓,在清尺

        君不知qing的qing形xia,二个人单独发生xing关系。

        我因为执意要西田君搞我的xingqi,搓它、nong它、tian它而nong得西田君有些不快。

        zuo了这些事后,我也很疲倦也不知要怎么说,反正就是生zhiqi又re又zhong,总

        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腹bu二侧摩ca着一样。

        腰也直不起来,就觉得全shen不对劲,可是我不想让清尺君怀疑,所以尽可能

        的去迎合他。

        因为西田君讽刺的说:「mei枝小jie,今天很有jing1神哟…」

        等等这一类清尺君听不chu弦外之音的冷言冷语来嘲笑我。

        就跟平常一样,清尺君他先压在我shen上,我第一次觉得男人这么重,於是我

        对他说,我今天很累,有些不太舒服,可能不能完全的pei合,只要他喜huan,随便

        他怎么都

【1】【2】【3】【4】【5】【6】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蜜汁樱桃 (产nai 校园 NPH) 借种(出轨 高H)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调教SM)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逆n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