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柚子小说 > 【女攻】无限手游:融入式全景游戏 > 5、倒霉催的小皇子

5、倒霉催的小皇子

萧衍牵着太zi往后园走,边走边神秘地说:“兄长,我为你准备了一份特别的寿礼!”

        太zi目光闪动,嘴角忍不住上扬,“哦?你给我的礼wu,为何在太zi府中?”

        萧衍俏pi地眨眨yan,“你到了便知。”

        二人走jin为封南逐准备的nuan阁。太zi狐疑起来,“为何要来封相这里?”方才,封大人不胜酒力,被xia人扶过来小憩。

        萧衍推开房门,轻声说:“捉奸!”

        太zi目光一凛,急忙拉住弟弟手腕,“萧衍,不可莽撞!”

        防得住左手,却没防住右手,萧衍一把掀开里间厚帘,放yan望去,床榻上被褥凌乱,却不见人影。

        兄弟俩皆怔住。萧衍jin去,转了两圈,“人呢?”他提鼻zi闻了闻,心dao:没错,是合huan散的味dao。

        太zi蹙眉,“萧衍,你zuo什么了?”萧珩平时最是疼ai幼弟,像这般连名带姓唤chu来,表示事态严重。

        萧衍摸摸后脑,嘀咕dao:“怎么又让他跑了……”第一次是夏状元,这次是封南逐。

        太zi声音里han着愠怒,“萧衍,你同我说实话。你为封相安排什么人了?”既然是捉奸,肯定还是另外一个人。他这个弟弟,太不让人省心。

        萧衍见兄长生气,只好说:“你不是说,封南逐最近阻你的路吗?我便……在他酒里xia了dian料,让他……咳……与人苟合。他在太zi府zuoxia此等丑事,好给你留xia一个天大的把柄!”

        太zinei心波涛汹涌,面上却看不chu几分颜se,他目光一沉,“你以为封南逐是什么人?他能平白受辱么?吃了这么大暗亏,他定会一查到底。他在太zi府chu事,你以为我等脱得了gan1系?”

        萧衍不满地说:“哥――封南逐还没jingong呢,你怕他zuo什么?”

        萧珩冷声dao:“即便他不rugong,也是当朝一品大员。你构陷宰辅,脑袋不想要了么?他若查chu主谋是你,都不用通过父皇,就能将你正法!”

        萧衍小声嘟囔,“有这么严重吗?”

        萧珩知dao弟弟虽然不学无术,却不会有此毒辣心计,问dao:“是谁给你chu的主意?”

        萧衍犯不着为一个谋士与兄长不睦,立刻供chu鄢华廷。

        太zi舍不得罚弟弟,但对于始作俑者绝不留qing。当时勒令拘捕鄢华廷,打一百大板,liu放三千里,永不得回京,立刻行刑。

        萧衍知dao兄长是杀鸡儆猴,敲打自己。他平生第一次见太zi发火,心里委实不痛快。

        酒席也不吃了,怒气冲冲回到皇zi府,直奔琼华苑。

        星尘得着小厮通报,忙撑腰ting肚起shen相迎。

        萧衍冲jin来,大喊dao:“你妹妹人呢?她在哪?叫她chu来!”

        星尘不明就里,“殿xia,妹妹不是同你去太zi府了吗?”

        不提太zi府还好,一提太zi府,萧衍更是怒发冲冠,tou发gen都立起来了,“星尘,你真是有个好妹妹,将本殿xia耍得团团转!”

        星尘:“殿xia息怒,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找不到星晚,萧衍迁怒于她哥,“你去问你妹妹吧!”说着,搡了星尘世一把,愤然离去。

        星尘没有提防,被推得踉跄几步,墩坐在躺椅里,霎时间,腹中钝痛,他抱着肚zi闷哼chu声。

        小厮见状,吓得不轻,忙叫人传唤郎中。

        星尘怀胎将近七个月,shenzi有些笨重,这一墩,实在不轻,他疼得浑shen透chu冷汗。

        府里有专门侍奉他待产的郎中,为他号脉、检查,好一通忙碌。

        星尘连喝三大碗黑乎乎的安胎药,才稍稍稳住不停踢打的胎儿。

        星晚过来的时候,便见到病恹恹的兄长。

        小厮对她悄声说了方才的事,星晚立时要去找萧衍算账,被星尘拦住。

        星尘躺在床上,虚弱地说:“星晚,你别走,陪陪我,好吗?”

        星晚暂压xia怒气,拉住兄长的手,“哥哥,你肚zi还疼吗?”

        星尘拉她上床,“好了许多,你帮我rourou。”

        星晚依言半靠在星尘shen边,将他抱jin怀里,伸手轻柔的安抚腹中孩zi。

        他们虽然已经亲过,星晚却没有更jin一步。她总觉得,自己对兄长满怀ai意,不能被qingyu玷污。星尘是她心尖上的皎皎明月,和萧衍送来的男zi不同。她可以在他们shen上纵yu,却不能亵渎兄长。

        星尘安静窝在星晚怀里,鼻间嗅到一gu混杂的香味,他心里有些酸楚,妹妹有旁的人了吧?他想问,却又无法启齿。他不过是她的哥哥,以什么立场问她呢?

        rou了一会,星晚轻声问:“好些了吗?”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蜜汁樱桃 (产nai 校园 NPH) 借种(出轨 高H)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调教SM)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逆n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