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柚子小说 > 【女攻】无限手游:融入式全景游戏 > 8、行宫为父解药

8、行宫为父解药

        桑梓惊得说不话,脑中只有一句话在回响:他不是我阿爹!舟行法师不是我爹!度念之不是生之父!那么,她便可以为他解药!

        桑梓摇,“阿爹,您快决断。”现在说什么事,哪有救命要紧?

        桑梓略微一想,便猜到,“是云辞公主,对不对?”

        桑梓不明就里,问:“阿爹,到底了什么事?”她也能看父亲的反常。她有过两位人,也经历过鱼。父亲的气息明显心存念,到了不得不发的关。可他一个清静无为的家人,怎会急迫到这个地步?

        事到如今,是煎熬而死,还是说,他心剧烈挣扎。

        桑梓端着亲手熬的桂花参粥,想要孝敬阿爹。屋才看见舟行正趴伏在榻上,衣衫凌乱,呼重,脸不正常的红。

        舟行没回答,算是默认。形再糟糕不过,他边却只有女儿一人。他息着说:“小桑,你走,快快离去!”他已经有些恍惚,不知还能撑多久。

        桑梓劝:“阿爹,您别喝了!再喝就要吐了!”

        桑梓将洗脸盆放在父亲边,转去打,提了整整一桶回来。

        桑梓忙放银盘,扶起舟行,“阿爹,您这是怎么了?”

        云辞爬起,还想去。只听舟行怒喝一声,“!”让公主心神俱裂。她知,再这样去,只会鱼死网破,只好转悻悻离去。

        可是,他服药已经有些时候,药效在他威力,任他怎样呕吐,也是于事无补。

        舟行撑最后一气,扬声:“家人破戒,此事闹到圣上面前,亦算是丑闻。你再不走,贫僧便要动手了!”

        舟行断断续续地说:“我与莫国公成婚三年无所。他在外却是儿女不断。听闻圣上为他连生两,我便假装有孕。待到临盆之时,命人从外面抱来了你。小桑,你不是我的女儿,和国公爷也没有关系。那些疑似血亲的姻缘,你想嫁何人都使得……”

        舟行在她门的时候,再也抑制不住,将喝去的茶,悉数吐了来。他为僧侣,秉承过午不的戒律,此刻胃里已经没有残渣,只剩清

        舟行为了解药,着自己喝一整桶冰凉井,吐到浑虚脱,仍是一擎天,难以消退。

        桑梓哭得肝寸断,“阿爹,我帮您找个人来吧!您是要男,还是……女?”这话说的,她也是羞耻万分。

,将公主由房推到院中。

        舟行法师被望熏得尾赤红,“我就是要吐来!快去!”

        桑梓心疼地扶住他,哽咽:“阿爹,您是不是中了……腌臜之?”

        舟行法师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哼声,面对如此窘境,只能闭目不语。

        桑梓敢忙从茶几上倒满一杯温茶,递到舟行唇边。他无力握杯,就着女儿的手,大,以期能将药吐来。

        桑梓扑到他旁边,“您这样,我怎能离开?”难要让阿爹爆而亡吗?

        桑梓从未见过貌若神仙的阿爹,这般大吞咽。一杯肚,又让她倒。一连喝四五杯,已然边喝边呕,才渐渐放慢速度。

        壶里的空了,舟行让桑梓到院里取

        舟行神慢慢聚焦,看清来人是女儿,抖着唇说:“拿来……”

        桑梓凑近舟行,“您的意思,是我可以……”

        舟行颤抖的手,想要探去疏解,可是女儿还在侧,他岂能当着她自渎?他窘迫地翻倒,然而那却斗志昂扬,支起僧袍。他只能蜷缩着,不让女儿看到。

        桑梓走阿爹禅院的时候,发现院门大开,院里没有人。其他厢房都黑漆漆的,只有父亲房中亮着如豆的烛光。

        舟行细致的手指紧紧抓住桑梓,“小桑,我要同你说一桩事。”

        舟行难堪地闭上睛,他竟在此刻吐这层秘密,只是为了替自己解药!小

        云辞眨间,只觉屁一疼,便坐在凉飕飕的地上。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蜜汁樱桃 (产nai 校园 NPH) 借种(出轨 高H)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调教SM)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逆ntr)